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 本站首页 | 校报简介 | 编辑寄语 | 投稿方式 | 编读往来 | 规章制度 | PDF帮助 | 调查问卷 | 网上投稿 
现在是:
站内检索  
 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文艺副刊>>征文选登>>正文
 
【建军90周年征文】重温“家书”忆当年
2017-08-29 14:33 退休第二党支部 贾玉琢    (点击: )

中国人民解放军“八一”建军节,第90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,这是一个不寻常和不平凡的日子。就在节日即将来临之际,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,想起40年来我的当兵经历,看看我写的那些军旅日记,当年的军旅生涯就重新浮现在眼前,使我非常留恋。 

我是1968年2月以一名地方教师的身份应征入伍来到沈阳军区通信部队的。在部队的十几年中,经过部队的学习、教育,革命大熔炉的锤炼,坚定了我的政治思想,锻炼了我的革命意志,培养了我的过硬作风,继承和发扬了我军的光荣传统,这就是我在部队的收获。同时我真正体会到了,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伟大的军队,是人民的子弟兵,是保卫祖国、保卫人民、保卫世界和平的一支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! 

我为自己有十几年的部队生活而感到骄傲,为有这段丰富的人生经历而感到自豪。这段美好的当兵史,让我永远忘不了。 

特别是我刚到部队时给爸爸、妈妈的“一封家书”,是我发自内心的钢铁誓言(此家书在当年军区通信总站政治部“战士家书征文”比赛中,获得了一等奖)。我以这封家书作为前进的动力,后来成为了部队的优秀军人。 

我虽然离开部队到地方工作快40年了,可是依然不会忘记军人的本色、军人的传统、军人的气质、军人的作风。我要向解放军学习,向解放军致敬,我要做一辈子永远忠于祖国、忠于人民、忠于党,“‘精忠报国’爱中华”的老兵! 

在建军90周年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重温我当年写的这份“家书”,把它献给我的节日—“八一”建军节。在表达一个老兵对祖国妈妈忠诚之情的同时,也希望把它分享给师生朋友们,愿这封家书能够在你们的成长道路上提供些许启迪! 

我的一封家书  

敬爱的爸爸、妈妈: 

你们好吧! 

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, 

万道霞光撒满了祖国大地。 

火一样的鲜花映红了脸颊, 

太阳的光辉温暖着我的身体。  

 

我坐在飘着花香的桃树下, 

阵阵清风把思念送给在远方的家。 

今天我要在千里之外的军营内, 

写封信寄给家里的爸爸、妈妈。  

 

亲爱的爸爸、妈妈, 

你们来信问我想不想家, 

这可叫孩儿怎么回答? 

我爱故乡的山山水水, 

我爱田野里生长的庄稼。 

我爱我教过那些可爱的学生, 

我爱我在课堂上传授文化。 

我忘不了父母的恩重如山, 

我感谢爹娘辛苦把我养育大。  

 

秀丽如画的故乡啊! 

慈祥、善良的爸爸、妈妈, 

我怎能不想你们, 

我时刻都把你们牵挂。 

想起去年刚从你们身边来到部队, 

那时还真是有点想念二位老人家。 

有多少个早晨和黄昏, 

我一个人坐在大树下, 

呆呆地望着天边的彩虹, 

看着和家乡一样那美丽的云霞。  

 

指导员看透了我的心事, 

一天夜晚把我找去谈话。 

他那恳切的话语呀, 

像一支支照路的火把。 

“人民做天下, 

有国才有家。 

如果没有铜墙铁壁的强大国防, 

哪能有我们今天这幸福的家? 

常言说‘忠孝不能两全’, 

其实保卫好祖国和人民, 

这即是尽孝了你的父亲、母亲, 

也是关爱了普天下的爸爸、妈妈……”  

指导员谆谆教导的话语, 

让我惭愧,头低下。 

想起爸爸在旧社会的遭遇, 

止不住的泪水腮边挂, 

我恨那万恶的旧社会, 

怒火填胸,心欲炸。 

爸爸从小由山东逃荒到东北, 

好悬没把命来搭。 

几十年给地主家做长工入了虎口, 

吃尽了人间苦和辣。 

哥哥十一岁那年给财主家里打短工, 

累得双手打颤,吃饭碗都不能拿。 

大舅被日本鬼子抓去做劳工, 

鹤岗煤矿把煤挖。 

地狱生活苦难熬, 

病重也得把井下, 

一头晕倒在矿井底, 

竟然招来日本鬼子皮鞭打。 

人还没死就给扔进了炼人炉, 

日本鬼子太恶霸!  

 

全靠党和毛主席, 

救出了穷人万万家。 

率领人民解放军, 

冲锋陷阵把敌杀。 

领导人民闹革命, 

三大敌人被打垮, 

从此翻身得解放, 

受苦的大众掌天下。 

劳动人民有了权, 

这要感谢党伟大。 

今天我穿上了绿军装, 

昂首挺胸站在军旗下, 

祖国给我这支枪, 

我深感肩上的责任大。 

学习让我懂得了, 

当兵应该怎么做, 

当兵究竟为了啥。 

我已定心不变, 

忠心耿耿保国家。  

 

亲爱的爸爸、妈妈, 

你们问我想不想家, 

这可叫孩儿怎么回答? 

我爱故乡的红花绿树, 

但更爱祖国河山如画。 

我爱故乡的晨雾炊烟, 

但更爱祖国的边疆海峡。 

爸爸、妈妈呀, 

我从小你们就告诉我: 

“共产党的恩情似海深, 

毛主席的恩情比天大, 

孩子呀, 

咱可不能好了疮疤忘了疼, 

咱可不能忘本呀!” 

我永远牢记爸爸、妈妈的教导, 

“精忠报国”爱中华。 

爸爸、妈妈呀, 

过去我们没有枪杆子, 

祖祖辈辈当牛马。 

枪杆子是人民的命根子, 

叫我怎能放下它? 

我们要彻底消灭“帝、修、反”, 

誓让红旗飘天下! 

台湾一定要解放, 

祖国统一没二话。 

今天我到部队来当兵, 

就是为了世界和平把枪拿!  

 

亲爱的爸爸、妈妈, 

孩儿的话你们一定会明白, 

为让国家更富强, 

为使“中华”更强大, 

我要献出青春和热血, 

放射一代英雄的火花。 

我愿劈风斩浪浴烈日, 

我愿永远守卫祖国的— 

“海角、天涯”!  

 

爸爸、妈妈放心吧, 

孩儿在部队里一定要好好干, 

尽快把立功喜报寄回家! 

好了,不多说了, 

我祝爸爸、妈妈多保重, 

等着孩儿的喜讯吧!  

 

此致 

敬礼  

 

您们的儿子: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部战士—贾玉琢 

1969年5月11日 星期日  

上一条:【建军90周年征文】难忘的军旅 不悔的青春
下一条:【建军90周年征文】难忘的第一次单飞
关闭窗口

沈阳工程学院校报编辑部  地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蒲昌路18号
电话:024-31975137、5138  邮编:110136